首页 信托定融文章正文

央企信托-5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信托定融 2020-01-21 41 求您点击网
买【央企信托-5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享/┃/全/┃/国/┃/最/┃/高/┃/返/┃/点/┃【1%-10%】

【合同面签】【返点现结】
点此处进入官网查看项目详情
----------------------以下项目是当天新闻资讯----------------------------------------------------------
正在广州冬训的山东鲁能正在试训“北大球王”已经不是秘密,1995年出生的肖鲲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北大球王”的名头却很响。

           

2013年18岁的湖南孩子肖鲲高考以足球特招生身份考上了北大,文化课也有441分。2016年通过试训在读书的同时加盟了苏州东吴,2017年足协杯肖鲲迎来了职业生涯首秀,与苏州东吴与上海上港点球大战17轮输球,肖鲲踢飞了关键的点球。即便如此上午还在北大期末考试下午就到苏州踢球的肖鲲依然踢得非常出色,武磊、韦世豪、颜骏凌、蔡慧康、贺惯等球员都在这场比赛出场。

           

身高1米88的肖鲲司职中场中路,以后腰为主,是一个踢球特别自信的球员,拥有大将之风。甚至2018年国足在苏州集训缺人肖鲲与三位队友还成为了国足陪练。

           

新赛季周海滨和崔鹏等离队后山东鲁能如今在后腰位置比较缺人,尤其是肖鲲还拿到了2019年中乙联赛的抢断王的荣誉,如果能否继续提升表现,在后腰位置可能会是一个不错的补充。虽然出生于95年,但是在肖鲲的职业足球经历其实还比较少,去年曾有过试训中甲球队广东华南虎未果的情况,但是在中乙又踢出了高水准,这次能否在山东鲁能试训成功还不确定。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平台不得转载。

2020年1月12日晚,四川宜宾筠连县古楼镇49岁男子朱某贵酒后误伤其弟,家人报警称其藏有支要上缴。辖区派出所民警接警后前往处置,朱某贵点燃疑似爆炸物,民警警告无效后开将其击倒,后朱某贵经120现场抢救无效死亡。据红星新闻了解到,民警共击发四,第一示警,其他三两击中、另一脱靶。

1月20日下午,筠连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信发布《筠连县关于“1.12”警情处置的情况通报》,公布了民警处置情况。当晚,宜宾警方公布部分执法记录仪视频。对于民警开是否合法合规问题,相关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

据朱某贵父亲介绍,即将年届49周岁的朱某贵在9岁左右罹患疾病后,智商有点受到影响,此后未再读过书,也一直没有娶妻,跟着父亲、弟弟一家一起生活。据介绍,朱某贵特别喜欢喝酒,而且非常贪杯。酒精检测结果也显示,事发当晚朱某贵已处于醉酒状态。

△ 朱某贵生前照。家属供图            

△朱某贵生前照,床上有三个反光点。            

家属材料:

侄女报警并称家中有土火要上缴

质疑警方开是否超出限度

根据事发后朱某贵家属提供给媒体的一份材料显示:2020年1月12日晚8时20分左右,朱某贵饮酒后,其弟朱某刚劝其回房睡觉,朱某贵拒从与朱某刚起争执,拉扯间无意之中用小刀划破弟弟朱某刚的嘴唇。

朱某刚之女朱某(即朱某贵侄女)听见响动去看情况时,发现父亲流血较多,并刚好看见房间内有疑似支火药类物品,随即被吓到,以为情况严重,便躲到远处报警求助,并主动告知接案民警,称家中有土火要主动上缴。

朱某贵发现误伤弟弟后后悔不已,急忙认错要求主动帮弟弟止血。因朱某贵是单身汉,弟弟朱某刚一直把他当“大孩子”对待,一向比较迁就包容他,见哥哥认错,也没有过分责备,只道“你晓得错了就乖乖去睡觉,我自己去医院”。然后,朱某贵便听话回房睡觉。朱某刚见其入睡后,便前往医院接受救治。

当晚9时30分左右,派出所民警抵达朱某贵家,此时朱某贵已入睡。警车上共下来三名警员,其中一人询问朱某刚父亲朱某均:“(朱某贵)人在哪里”,朱某均回答人已入睡,并指明朱某贵房间所在。

家属提供的材料称,当时一名警员率先打开朱某贵房门,并开灯询问“你怎么了!起来!”确认朱某贵醒来,三位警员退到房外并让朱某贵家属们离开。约两三分钟后,朱某贵走出房门,也许睡得有些迷糊,就坐在大门边凳子上。

因朱某贵一向最听大哥朱某维的话,朱某维与民警沟通欲上前与朱某贵交流,但被民警拒绝并强行禁止其上前。朱某贵开始慢慢往外走,左手似有不明物(由于太远,无法辨别清楚),右手持一个打火机,也没有说话。“其中一名警员像是喊了一声,几人竖起盾牌与叉戟,并用警对准朱某贵。伴随几声响,朱某贵倒地,身上起火……”

根据家属提供的材料称,响以后,有人喊拨打120,朱某维意识到朱某贵可能已经死亡,痛哭失声“他死都死了!”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听到以后,走过去探其还有无呼吸,随后也未告知死者家属这一消息,紧接着就开始在地上到处捡寻子弹头。

事发后,朱某贵家属质疑警方开是否合法合规,是否过度使用警械、支等问题,引起社会关注。

△ 事后警方从朱某贵床上起获的火药。            

△ 朱某贵已上膛的火药之一。            

△ 朱某贵已上膛的火药之二。            

官方通报:

村民点燃疑似爆炸物冲向民警

两级检察机关已介入调查

1月20日下午,宜宾筠连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信“筠连发布”通报了村民被民警击身亡警情。

通报称,2020年1月12日21时许,筠连县公安局110报警台接群众朱某报警称其家里有,请警察快来收缴。接警后,筠连镇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往现场处置,在前往现场途中遇到报警人父亲朱某刚。朱某刚称,自己在规劝醉酒的二哥朱某贵时被其用刀片划伤脸部,且朱某贵还私藏有火药。

到达现场后,民警在一房间内发现朱某贵手持一把疑似火药并将口对准民警,民警随即退到院坝,疏散围观人员并呼叫增援。期间朱某贵走到大门口,并从手中一黑色口袋里抓了一把疑似爆炸物放在地上点燃后形成火团,民警立即警告其放下手中疑似爆炸物,朱某贵拒不配合并继续走向民警,民警再次警告并鸣示警,朱某贵无视警告和鸣示警,将手中疑似爆炸物点燃后冲向民警。为防止其造成严重后果,民警开将其击倒,后朱某贵经120现场抢救无效死亡。

筠连县新闻办表示,事件发生后,针对民警开处置是否合法合规问题,宜宾市市、筠连县人民检察院和公安局警务督察部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公安机关人民警察佩戴使用支规范》等规定,已同步介入调查,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 朱某贵手提疑似爆炸物走向民警。            

△ 朱某贵第一次点燃疑似爆炸物。            

△ 朱某贵点燃疑似爆炸物后腾起的火球。            

警方公布执法记录仪视频:

民警曾鸣示警,连喊五声退后

死者手中疑似爆炸物已产生火苗

针对此次“1.12警情”处置情况,宜宾警方于2020年1月20日晚间,公布了部分执法记录仪视频及110接警录音。此前,死者多名家属和律师均表示已看过执法记录仪视频。

执法记录仪视频显示:

20时48分左右,筠连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尾号为2337的手机报警,来人自称地址为筠连县古楼镇瓦店村瓦店组村民朱某,朱某称有要(上)缴。

21时08分左右,筠连镇派出所接到110指令并与朱某取得联系后,出动一名民警、两名警辅前往瓦店村事发现场。

21时25分23秒左右,民警一行在半路碰到外出医治的朱某刚。视频显示朱某刚额头有血迹,戴口罩,民警多次要求朱某刚摘下口罩察看伤情,被拒绝。朱某刚说被(哥哥)划了一刀,并告诉民警“把给他收了就行了。”

21时30分30秒左右,警车到达朱家院坝,朱某及爷爷朱某均等在家等候。民警进入朱家堂屋后,视频显示地上有大量血迹,还有大量沾染血迹的纸巾。

21时31分30秒左右,民警询问朱某贵处于什么状态,朱某说“喝了酒的”,并对民警讲“把给他(朱某贵)缴了。”闻听有,民警迅速组织屋内人员撤离,并退出堂屋。

21时32分32秒,民警从警车后备箱取出防爆盾牌、U形钢叉等警械,返回堂屋。

21时32分40秒,朱某均说是“火药”,并用双手比划了支长度(约七八十厘米)。

21时33分10秒左右,朱某均走前头,打开了紧挨着堂屋的朱某贵房门,被民警要求退出去,朱某均只将门打开一条缝,退出。

33分45秒左右,一名警辅推开房门,打开电灯。视频可见朱某贵斜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左手似握着东西,被盖上有三个明显反光点(据了解案情的相关知情人称是包裹托和管的金属皮,朱某贵父亲说事后在其床上找到两只火药)。民警询问他怎么了、有没有受伤等,朱某贵没有回话。

21时35分17秒左右,民警突然全部退出房间,并虚掩上房间门,退到院外打电话报告上级并请求支援(据参与事后调查的相关知情人透露:民警因看到朱某贵突然摆动支,将口对准民警。事后被警方收缴的火药中,放在床上的两只已上膛,处于随时可以击发的状态)。

21时36分20秒左右,民警在报告请援时,发现朱某贵从卧室走进堂屋,民警在朱家院坝外开始找掩体。

21时39分45秒左右,朱某贵提着一个口袋走出趟堂屋,并在屋外的板凳上坐下来,开始摆弄面前的不明口袋(朱某贵多名家属事后表示不知道他有黑火药)。

21时39分56秒左右,朱某贵面前突然窜起一团火苗,民警由此分析其口袋内装的是疑似爆炸物(有民警根据经验分析是自制火药常用的黑火药)。

21时43分29秒左右,朱某贵从屋檐下开始走向民警。民警接连三次大声向其喊话,要求其“退回去”。在此之前,民警与朱某贵之间,并没有发生激烈的语言交涉。喊话后,朱某贵退回堂屋门口,民警再次喊话要求朱某贵“把手头的东西放下”“有话好好说。”

21时43分52秒,朱某贵再次走向民警,视频可见朱某贵左手捏着点燃的香烟(家属称是打火机),右手提着疑似装有爆炸物的口袋。

21时43分53秒,民警向朱某贵连喊三声“不要过来”。

21时43分58秒,民警鸣示警。

21时44分00秒,民警连喊五声“退后”。

21时44分04秒左右,视频显示朱某贵手中疑似爆炸物已产生明显火苗(据参与事后调查的相关人士称,民警自述已看到朱某贵晃动被点着的疑似爆炸物做出甩向民警的动作)。

21时44分06秒,民警连开三,在此过程中视频显示朱某贵身体所在位置突发爆燃型火苗,产生巨大火球,腾起数米高,其头顶的桂花树叶被烧焦。

执法记录仪视频显示,朱某贵倒地后,民警呼叫要求马上通知120急救,并要求现场人员不要靠近朱某贵。事后有相关人士表示,不让其他人靠近是为了保护现场。

据红星新闻了解到,民警击发四,第一示警,其他三一击中朱某贵左手掌、一击中心脏、另一脱靶。

△ 警方从朱某贵家起获的黑火药。            

△ 朱某贵生前使用的工具。罗敏摄            

△ 蓝凳处为朱某贵被击中处、红凳处为朱某贵倒地处、白车尾部为民警开处。罗敏摄            

△ 朱某贵家周边民居较多。罗敏摄            

记者探访:

死者生前爱喝酒一直单身未娶

其父称其早年患病智商受影响

1月20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找到朱某贵、朱某刚家,虽然已经过去八天,血迹、爆燃的痕迹都找不到了,但是朱某刚上嘴唇的刀伤仍然明显。家门口新漆的棺木,是给朱某贵准备的。

据朱某贵的老父亲朱某均介绍,即将年届49周岁的朱某贵在九岁左右罹患疾病后,智商有点受到影响,此后未再读过书。所以朱某贵并不识字,也一辈子没有娶到媳妇,跟着父亲、弟弟一家一起生活。

据介绍,朱某贵特别喜欢喝酒,而且非常贪杯,尤其是到亲友家喝酒吃饭,往往都要喝到大醉才罢休。也是因为酒的原因,家里给他说过几门亲事都未成功。朱某均说,前些年朱某贵还帮着家里干点农活,这几年活儿也不愿干了。

在朱某贵的房间里,至今还留有一些锤子、钳子之类的工具。朱某均说,这些都是朱某贵生前用于自制火药的,“他喜欢打鸟,也没打到过,劝他不要整(火药),他不听话。”朱某均说,早在几年前,家里就报警没收过朱某贵自制的火药。

事发当晚,朱家邻居家办喜事,第二天要摆喜酒,朱某贵去帮忙,晚间喝得很醉。弟弟朱某刚要求其回房间睡觉,朱某贵不从,欲继续喝酒。在朱某刚强行将朱某贵按到床上睡觉时,朱某贵将弟弟划伤。但朱某刚不认为是哥哥故意所为,而是误伤。

此后的酒精检测结果显示,朱某贵血液中酒精含量超过了200ml/g,已处于醉酒状态。

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罗敏


编者按:腾讯体育开启最燃新年愿望季。本期圆梦主人是来自安徽安庆叶家军,他2010年因热爱而加入了一支兄弟篮球队,并将赛场上的热血延续到驻村扶贫工作中。此次正值新年,腾讯体育纪录下了他和兄弟们这场“十周年纪念赛”。也祝愿所有朋友,历尽人生赛场,归来仍是少年。2020,开启你的主场!

文/王丽媛

这天上午,叶家军再一次坐在镜头前,有些许的紧张。

在他身后,是十年来所有这支球队的荣誉,照片,奖杯,球衣……他一一拿起,念叨着那场比赛的逆转,这场比赛错过的绝杀,如数家珍。

一个小时后,他最熟悉的那群人,即将开始陆续回到县里。一天以后,那场属于他们的篮球赛,也终将开始。

他等这一幕,已经有十年了。

           

那时,我们都十八岁

天微亮的操场上,一个身影脚上绑着沙袋,一圈一圈地跑着。这个习惯,自从上大学起,叶家军就保持着。

再早一些,在安徽省安庆市太湖县,叶家军一直是篮球里的佼佼者,无论内线还是后卫,身体还是技术,总在竞争中能争得些优势。

“直到上大学,才知道原来打篮球好的人有这么多,才知道,自己身体这么弱”。也是从那时起,叶家军无论走到哪,宿舍,网吧,操场,脚上都一定会绑着两个沙袋。

巧的是,同年,叶家军找到了桥乡篮球俱乐部,属于他们一代人的故事,也就此开始。

           

“最初加入时候,有一群老一辈的人带我,都比我大个六七岁,经验丰富。”还是个大学生的他,在那里找到了组织。也在那里,陆陆续续,他结交到了这一生的知己,朋月,程翔,程宇,喻其雨,刘军,吴鑫……等等。

“朋月初中就出去了,身体条件非常出色。小时候跟他一起打,总感觉他跟大学生似的,也因为这个,他性格比较傲,不爱搭理我们。两个赛季以后,才渐渐熟悉起来,成为了好搭档。”叶家军不忘吐槽起队友。

他又指着图片上另一个人,“这是刘军。是后来把首发位置让给我的人。我之前一直是替补,还看不上他,总不服管教也不听建议,现在想来,真是不成熟。明天我最想看见的就是他了。”

不等插话,他又说下去。

“这是我们那时候的队长吴鑫……”

叶家军指着一个又一个身影,念叨着,回忆着,每张照片里,他都好像长大了一点点,而那一场场球赛,便是这群人的青春里,最好的见证人。

2446口人,8100亩地

开车进入这条如今已不算崎岖的山路,你很难想像,这片8100亩的田地里,孕育了凉泉乡河南村大大小小572户,总计2446人。而叶家军,是这里的扶贫工作队队长,也是村里的第一书记。

           

“这都是刚下来的橘子,可甜了呢。”这天的例行走访和送文件时,村民大爷把一大袋子的橘子递到叶家军面前,直往手里塞。

“别别,我尝一个吧,尝一个。”叶家军笑着跟大爷聊起天来,关于收成,关于冬天,关于生活的不便,关于家里的经济情况。他们之间热络而熟悉,并没有因为镜头而有些许的不自在。

这只是叶家军在河南村两年里,再普通不过的一天。

“扶贫干部是特别了不起的职业,现在社会,很少有人愿意牺牲自己的时间,去帮助社会改变现状的。”听闻此事的殳海老师评论道。“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

           

在村里的生活,并没有规律可言。村民有需要,无论早晨五点,还是深夜凌晨,叶家军总能做到随叫随到。“我就是帮他们跑跑腿,送送材料什么的”,他憨憨一笑,并不居功。

他口中的跑跑腿,对于一家患病的村民而言,可能要前后20次递交慢性病的证明和材料;也可能是对接新农合,办理补偿前后折腾近300次;再可能是从零开始搭建水泥路,公路桥,验收,投入使用,关于一个村落的大事小情,都要经手,都要细致,都要亲力亲为。

           

当然,叶家军也有自己的“休闲”。

“开进来的时候你注意了么,那片水泥的篮球场”,叶家军最大的娱乐,就是打篮球。一个篮球,一双球鞋,无论走到村里哪,他都随时带着这两个装备,一有空,就换上,运一会球,投一会篮。“挺放松,挺满足的,而且常练练,手也不会生。”

有时有些孩子在,叶家军也上去比划两下,偶尔当当教练。

“我总想,把这批孩子啊,看看谁对篮球感兴趣,培养一支球队出来。发挥我的特长。”果然,脱贫,精神生活也不能落下。

你们在,主场就在

“来了。”

“对,好久不见。”

一个简单的拥抱,叶家军和队友们熟练地打着招呼。从二十岁到四十岁的年龄不等的,是这支桥乡篮球俱乐部,这十多年来的一代代球员。大家闹在一团,仿佛都还是记忆里的那帮孩子,仿佛,从未分开过。

朋月早早地跟叶家军一起投入了这场十周年的策划中来。

           

制作球服,球章,每个细节的敲定,都是由他们两个讨论完成的。最终从纸箱里拿出胸前写着“十年”的队服时,队员们都不自觉快速地拆开,在身上比划着,笑得像过年拿到新衣服的孩子。

每年的球衣,都是大家讨论过,精心设计的,2017年上面写的那句“不负青春”,叶家军还用来当了好久的微信头像。“篮球已经是种情怀了。”

“在一起的时候,聊生活,聊变化,聊以前的日子,当然了,还是聊篮球最多。”每每这群人聚在一起,话题总殊途同归地,会回到他们相识的理由—篮球上。

“2012年夏天,我第一次上场,第一节还有两分钟,我是替补,上去一个回合抢了两个前场篮板,都没把球补进。在场上,那一瞬间觉得喘不过气来。”还是个小白的叶家军,在那一年的比赛里,跟着老大哥们捧起了属于球队的第一个冠军奖杯。刚刚毕业进入社会的他,把那一阶段的巡回赛,当成了进入球队,也是进入社会最好的切入点。“不过那时候的队长,现在可长胖了不少,哈哈哈。”

           

这天的比赛之后,朋月,程翔,程宇,喻其雨,这四个搭档多年,最熟悉的队友,在观众席一字坐开。他们都已经工作,有了各自的生活,唯有这个每年一度的球赛,总会利用一切机会请假回来,哥几个聚在一起,打场球,聊会天,喝顿酒。

转眼,人来人往,已经十年了。

他们不再年轻了。奔跑在球场上,拼抢篮板,卡位,助攻……即使默契还在,但脚步有时踉跄,跟不上了。他们的主场早已不是球馆,而是自己的家庭和人生。就像我们每个并肩作战过,搭伙拼一波的球友们一样。

但他们还在奔跑着,一个上篮之后,跟队友们一一击掌,再跑回各自的半场,脸上满是藏不住的笑。

是啊,主场变了,人没变;兄弟在,青春就在。

           

结语

“铁龙古镇,渔米飘香。”

这句话,是桥乡篮球俱乐部出场时,现场主持人惯说的台词。是孕育了这支球队的土地,也是他们每个人的根。

这里的生活,总是简单些,慢一些,跟叶家军的人一样。

“我总觉得,认识一个人,一个地方,不可能两三年就熟悉的。我想在河南村多待几年,等和这个村子一起改变。我也想跟球队有更多个十年,兄弟一起,一个不少。”说这句话时,他语气少有的低沉,认真。

“不年轻了,不年轻了。”采访间,大家总忍不住提到这句话。从十几岁打四五个小时球也不会累的年纪,到打满全场的第四节,所有人撑着膝盖喘息的如今,十年光阴,白驹过隙。

回想起第一次采访,叶家军穿着件棕色的毛衣,在昏黄的灯光下,想象着一个月后的这场比赛。“比赛能顺利就好了。我想看见大伙,背打他们一个,然后啊,可能还想拥抱一下吧。”

而那天,他也是这样做的。


标签: 央企信托-5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发表评论

求您点击网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川ICP备66666666号 Z-BlogPHP强力驱动 主题by:随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