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托定融文章正文

国企信托-山东兖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信托定融 2020年05月23日 09:57 6 求您点击网
→【手机用户点此处可直接拨打客服热线】←
如您不方便来电可以点击下方方框,即可自动复制客服微信,到微信搜索框粘贴即可添加↓

买【国企信托-山东兖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享/┃/全/┃/国/┃/最/┃/高/┃/返/┃/点/┃【1%-10%】
点此处进入官网查看项目详情

【合同面签】【返点现结】
----------------------以下项目是当天新闻资讯----------------------------------------------------------
很多姑娘出来逛街,还是比较喜欢穿着平底鞋的,因为比较舒适,走路轻松不累,特别是选择一双板鞋,会让你有着年轻的感觉,可以搭配运动休闲一类的服装,更好地感受放松,能出来逛街,就是对紧张的学习或者工作的状态,进行调节一下,缓解自己的压力。

           

很多姑娘会喜欢白色平底鞋,非常简约的款式,也非常容易搭配,这位姑娘的白色平底板鞋,有着一点运动风,搭配白色短裤,一件灰色的圆领卫衣,休闲的穿搭,手里提满了购物袋,好不容易出来一次,真的是要选择一些自己喜欢的服装,让自己放松,头发也被打理的非常精致,也是一位很喜欢穿搭的姑娘。

           

舒服的平底鞋,很多人会选择白色板鞋,很简约的款式,也非常容易搭配,色彩也是非常百搭,一款高腰牛仔短裤,修身的款式,衬托身材比例,白色短衣襟修身小衫,露出一侧肩,这样的不对称设计,感觉很精致时尚,浅色系的搭配,让人看起来更加干净。

           

喜欢穿着平底鞋的,大部分都是年轻的姑娘,她们不怎么穿着高跟鞋,因为高跟鞋穿着很累,看一下这位姑娘选择一双白色的平底板鞋,有着运动风格,一款灰色条格短裤,相同面料的外套,组合成套装,一款黑色衬衣,非常简单的小女生搭配就展现出来了。

           

好看的板鞋,款式也有很多,在你挑选的时候,可以找一下自己喜欢的品牌和设计款式,也许就是那一点点差距,就会展现出不同的时尚感觉,这位美女选择一款白色板鞋,侧面的蓝色字母点缀,鞋子就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一款白色一字肩连衣裙,宽松的款式,不挑身材,一顶白色帽子,发型不会凌乱。

           

有了平底鞋,逛街不用愁,也不会再担心逛街很累,这位姑娘选择一款耐克白色的平底鞋板鞋,一款非常好看的鞋子,会让你有一个很好的心情,而且搭配得当,不比高跟鞋的搭配差,这是两种风格的展示,一款毛边的牛仔短裤,搭配一款军绿色的无袖背心,绿色的单肩布包,白色花纹点缀,看起来很独特。

           

逛街你会选择平底鞋么?会不会选择一款板鞋,让自己的搭配更显年轻一些呢?这位姑娘选择一款白色板鞋侧面的暗红和深蓝色的条格装饰,增加层次感,鞋子不显单调,深蓝色毛边牛仔短裤暗红色的T恤,一款白色中长款的休闲衬衫,衣襟也用了毛边的设计风格,是不是很有个性的一款服装呢。


大家好,我是活泼开朗爱追剧,头脑敏锐有想法的影视达人小费,很高兴和大家见面,今天小费为大家分享的是影视内容:赵露思圆房后不认账!傲娇韩烁瞬间反扑:想逃?

           

电视剧《传闻中的陈芊芊》正在热播中,对于这部剧小伙伴们是不是也熬夜追剧呢?古灵精怪的女主和傲娇不已的少君,两人的感情互动真的是甜死人了,预告片中赵露思圆房后当场不认账,傲娇少君韩烁瞬间反扑:想逃没门!

           

陈芊芊小机灵鬼的样子,真的是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呀,故事发生的背景主要是在花垣城,剧情刚开始,新鲜设定被抛出,女性作为主导的花垣城郡主陈芊芊与男性作为主导的玄武城少主韩烁,两人相遇注定火花四溅。

           

刚开始陈芊芊用一个强吻改变了韩烁”毒酒密谋“的画风,无意牵起了两人之间的红线,此后两人手量腰围,相拥醉卧花田,喂药吻,甜点吻等含糖量超高的名,场面也轮番上阵,点燃少女心,火药味十足的两人在不知不觉中甜蜜四溢,当然丁禹兮在剧中的人设也蛮搞笑的,演起戏来也是一出一出的,可惜还是没赢得过陈芊芊的夸张肆意。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今天就跟大家分享到这里,如果您想了解更多精彩的资讯,欢迎点赞加关注哦!【本文是俊朗的费德昌原创,素材图片来源于网络,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联系作者删除】


文 | 丹尼尔李

世间情爱莫过于此。相爱的得不到,无论是人类同族,又或是人妖殊族,得不到总觉得甚是美好。

人们心里那点对爱情的渴盼,都押宝在戛然而止的爱上了。梁祝也好,刘兰芝焦仲卿也好,又或者七仙女董永也罢,都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爱情了。

           

           

多年过去,宁采臣已不是当年那个眉清目秀的翩翩公子,一撮小胡子,几道川字纹,把岁月就这么留在了脸上。

一日,宁采臣逛于集市。一路上,小摊小贩井然有序的做着买卖。

一女子转动着粉色的油纸伞,一老翁肩扛着冰糖葫芦,一中年男子,贩卖着各式的虎头鞋。

           

宁采臣被旁边的书画摊吸引了,他走了过去。下人挑了一副人物山水,展开给宁采臣欣赏。

宁采臣并未看上,这并没有当年那幅画的神韵,更没有画中栩栩如生的长发姑娘聂小倩。

他这次出来,和往常一样,只是为了多年前和小倩分开时,口中的一句,擦肩而过的缘分。为了这缘分,集市的角角落落,宁采臣都烂熟于心,也都洒满了失望。

“公子挺有眼光的,这幅画乃是名士所作,要不给您包上”。

“我家老爷不喜欢”。

下人收起了画轴,交给了卖画长者。

           

“老爷,您这样每天逛,也不见您买任何东西。您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宁采臣一脸失望,无心回应。

这时,只见迎面走来一白衣女子,宁采臣落寞的眼神一下有了光彩。白衣女子越走越近,并未驻足,径直的与宁采臣擦肩而过。

           

宁采臣转过头来,多年前那熟悉的背影又出现了。一袭长发,一身素衣,纤弱身躯,几分灵动。

小倩”,宁采臣看到此处,魂牵梦绕的名字脱口而出。

行走的白衣女子,脚步缓缓停了下来。多年来,她走过勾栏,走过瓦肆,走过十里亭,走过风波庙,多少处人间繁华,多少处荒郊野地,她等的都是一句“小倩”。

           

她转过头来,茫然地望着对面的男子。有种似曾相识,却又记不清何时何地见过。这是我多少年等待的结果吗?

白衣女子,隐约记得,曾经有人问过自己的名字,那人说名字好听,只是多年来,无论是梦里,还是清醒,她都记不清那人的样子。

聂小倩怔怔的站着,望着,宁采臣也这般的看着,擦肩而过的缘分凝滞了时光。

宁采臣也想不了太多,向聂小倩走去,“姑娘可是小倩?”。

聂小倩屈膝作揖,“正是,先生怎知小女子闺名”

宁采臣甚是欣喜,却又怅然若失,小倩看起来忘记了自己,难道转生后,前尘往事,都已云烟如梦。

           

“姑娘,我们在哪见过吗?”

“先生何出此言?”

“我见姑娘模样,想起一位旧人,你们相貌、神情、衣着都颇为相似,固冒然呼名,怎料名字也是一样。”

聂小倩打量着宁采臣,断然不像轻浮浪子,眼睛里极为真挚。

“老爷,老爷,这姑娘不就是你画中的女子吗?”

           

聂小倩听完下人的话,惊讶地看着宁采臣。

“失礼,失礼,这是我的管家。我家确实有这么一幅画,姑娘,如若不嫌弃,可否随我去宅中一看”。

聂小倩浑浑噩噩走了多年,终于遇到线索,可以找到孟婆告知的有缘人,她欣然接受宁采臣要求,三人一同前往。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热闹的集市,已然远去,聂小倩望着路两旁的花花草草,尽管正当艳时,却有说不出的荒凉。

宁采臣一路上,也并未多言,多年的祈盼重逢,突然出现,他原本以为的大喜,很快也被一种忧虑占据了心间。

又走了盏茶的功夫,只见山腰处,一座宅邸出现眼前。聂小倩走到跟前,宅邸挂着牌匾“宁府”。

           

还未敲门,一须发老人,弯腰驼背,推门而出。“老爷回来了”。

宁采臣吩咐老人去让厨房准备酒菜,遂带着聂小倩步入了客厅。

“小倩姑娘,你且等一二,我去取画”。宁采臣说罢,转身走向了内室。

宁采臣这边刚离开,聂小倩就忍不住了,“管家,你家老爷,怎么居住在如此荒郊之处,向来多是不便吧”聂小倩终究还是把心里的疑问吐了出来。

“姑娘,有所不知,我家老爷不爱热闹,金榜三年后,就在这里安家了。什么亲朋友人,也都不怎么来往,他就喜欢一个人待在府里,写写画画的,也不知画个什么劲”

“怎么也没见你家夫人,出去了吗?”

“老爷一直都是一个人,黑山岭介绍多少次,老爷就是不答应,他好像很喜欢那位跟姑娘长得一样的画中人。”

说话间,宁采臣捧着一盒子走了进来,“你又在这瞎说个什么,下去”。宁采臣语气有些硬,管家还未见老爷如此说话,心里一慌,打了个踉跄,退了出去。

“姑娘久等了”。宁采臣小心地把盒子置于桌上,双手按住两个锁扣,盒子打开,里面有一白色锦缎,绣着鸳鸯,宁采臣轻轻掀开,里面露出一卷画轴。看着有些陈旧,画边起了些磨毛。

宁采臣把画卷取出,交给了聂小倩。

聂小倩看了一眼宁采臣,解开系带,缓缓打开。画中的女子,果然如自己样貌,神韵、身段无不相似。世间怎会有如此相似之人,莫不是说我就是这画中人。

           

“先生,此等怪事,小女子亦不知如何释之,如若先生有闲,可否告知,你与这女子的故事。”

“姑娘说笑了,你看这荒山野岭,府中寥寥几人,我恐怕最多的就是有闲了,我就讲与姑娘听”。宁采臣从聂小倩手里接过画卷,端详了一会,望向客厅外,淡淡的说起那年,那人,那事。

从进京赶考瞥见画中女子,到兰若寺外林中第一次遇见聂小倩,从兰若寺相识定情到姥姥迫害,从杀死黑山老妖到转妖轮与聂小倩阴阳相隔。

           

宁采臣说到动情处,瞄了一眼聂小倩,聂小倩却早已眼泪簌簌,泣不成声。

聂小倩想到自己,也是这般可怜,脑子里只记得两件事。一是记得孟婆告诉的那句,有缘人会给你线索,半碗孟婆汤,最终也会解了去。二是自己名叫小倩,因为曾经有人喜欢这个名字。

           

宁采臣以为聂小倩记起了什么,轻声唤了一句,“小倩”。聂小倩花容泪痕落,抬头对宁采臣说了一句“先生,爱的真苦,只不知这聂小倩现如今投胎何处。”

宁采臣听了此句,眼角一红,也不知是悲痛命运多舛,还是感叹世事弄人。

话说,天色暗淡下来,酒菜业已备齐,只是两人都未曾动筷,你言我语,圆月悄悄漫了山头。

           

须臾之间,小倩在宁府待了十日有余,每日里宁采臣和聂小倩吟诗作对,游走附近山林,说说笑笑,又若重新爱恋了一次。

只是这一次,宁采臣不曾像当年那般去爱聂小倩了,他心里有个秘密,他知道自己再也不能爱投胎转世的聂小倩了,忘了挺好,她过得开心就好。

只是这一次,聂小倩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她等的是不是眼前这位先生,这位叫宁采臣的痴人,孟婆所说的缘分,到底是什么。

           

两个人似有若无的喜欢着,直到一月之后,燕赤霞的到来。

那日,宁采臣和聂小倩与院中画竹,驼背须发老人,进来告知,燕赤霞来了。

宁采臣一丝欣喜掠过,瞬间脸色阴了下来,难道多年前的人妖殊途的爱恋又要中途折止吗?

“小倩,我先去招呼燕大侠,等下再帮你引荐”。

说罢,宁采臣步伐匆匆的赶到了客厅。他还未张口,燕赤霞就嚷道:“宁采臣,你小子最近走桃花运呢,是不是黑山岭的妖孽,又给你提亲了。”

宁采臣一个跨步上前,捂着燕赤霞的大嘴巴,“燕大侠,小声,小声。”

“你小子今天怪怪的,莫不是真的看中了黑山岭送来的小妖精。”

           

“没有,没有,是聂小倩”

“聂小倩?聂小倩来了吗?她不是投胎转世了吗?”

“我也不知道,前些日,我在集市遇到她……”

宁采臣把近日来的事情都说给了燕赤霞。

“让你少去集市,那里阳气太旺,你会受不了,也容易被人识破,你和聂小倩说了你死了的事吗?”

           

“燕大侠莫担心,有你给我的阳气符,别人看不出我是亡魂的。我还不知道如何开口,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小倩,只觉得拖了一日是一日,花前月下,红袖添灯,如此也挺好。”

“痴人,你快带我去看看聂小倩,我总感觉不对”。

话音未落,两人已经走出客厅,向竹林而去。

燕赤霞远远望见,果然就是聂小倩,只是这一身气息,似妖非妖,似人非人。

来到竹林,宁采臣先一步到了聂小倩身边,“小倩,这就是我提及的忘年之交,燕赤霞”。

“燕大侠,小女子有礼了。”

燕赤霞回了揖,便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聂小倩,啧啧惊奇,捉妖伏魔多年,未曾遇到这等怪事。

打量间,燕赤霞看见聂小倩咽喉处,有一紫色印记,他想起当年师傅说过,投胎转世,要喝孟婆汤。

           

若魂魄喝完一碗,来世为人,前世过往,皆为云烟。若魂魄只喝半碗,前世记忆不得尽除,化作一股紫色印记,封印于咽喉处,并且此魂魄不得转生。

莫非聂小倩依然还是妖物,她没有转世投胎。燕赤霞如此想着,他借故让宁采臣去客厅拿来自己的桃木剑。

宁采臣刚离开,燕赤霞就直截了当的问起聂小倩,“你是不是孟婆汤只喝了一半,没有投胎转生”。

聂小倩一愣神,心里一惊,燕赤霞竟然知道了。她只好承认。“是的,燕大侠,孟婆念我痴情,可怜,只让我喝了一半,并告诉我,会遇到有缘人,解除我记忆的封印。为了让我在人间寻找前世的情人,孟婆还送了我阳气,让我不被捉妖师发现。”

“如此说来,你现在还不知道你面对的宁采臣,正是你的痴情执念。”

“我不知道,多日的相处,我似乎感觉他就是,可是我们依然阴阳相隔,爱如果还是分开,倒不如目前这般,都不点破,互相看着对方就好。”

“你们两个痴人,都是傻傻的,明明爱着,却百般顾忌,以前你们是人妖殊途,现在你们是妖妖同途了”。

“宁采臣死了?”

           

“你被吸入转妖轮后,宁采臣就赶考去了,同年他金榜题名,中了榜眼,封了官,赏了宁府。

他立志要做好官,少一些冤魂野鬼,可是世道艰难,清官难做,他挡人财路,被诬陷下狱。

我去探狱,他委托我,等他死后,埋在这黑山岭附近,让我给他时日,等你投胎转世,再和你擦肩而遇,如此他就满足了。三年后宁采臣便死了。

当我得知这消息后,把他的魂魄施以阳气符,让他在这人世间寻觅你的踪迹。这一等,就是四十年。”

聂小倩埋头哭泣,宁采臣拿着桃木剑回来了。

燕赤霞接过桃木剑,一番咒语,聂小倩的紫色印记没了,痛哭的聂小倩只觉脑子嗡嗡作响,所有的记忆全回来了。

           

聂小倩紧紧拥抱着宁采臣,哭声响亮,宁采臣双手不知所措,轻轻的摸了摸聂小倩的头。

“宁采臣,我全都想起来了,全都想起来了,我还是你的那个聂小倩,我喝了半碗孟婆汤,没有转世投胎,我怕来生真的就忘记你了,如果没有你,来生也是多余的来生。”

“你没有投胎?小倩没有投胎?”宁采臣看了看燕赤霞。看到燕赤霞点了点头,宁采臣哈哈大笑了起来。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一直担心自己是个孤魂野鬼,配不上投胎转生的你,也不想拖累你,没有想到,没有想到,现在我们终于不再阴阳相隔了”。

这大概就是真正的爱情了,禁得起岁月的考验,爱你就是爱你,或许只为一面之缘,我也愿意等几十个春花秋月;或许允我一世,若没有了你,一世都是枉然。

彼此坚定的执着,才换来一面之缘,换来一世有你。

【排版|知愚姑娘 审核|匆匆】

【每日话题】关于《倩女幽魂》你有什么想说的呢?欢迎大家留言讨论。柴叔爱听~

(欢迎关注,未经允许,禁止转载;原创不易,盗文必究。)


标签: 国企信托-山东兖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求您点击网